魏晉南北朝文學
(西元190—589年)


《陸機、潘岳、張協》


  
  第二節:陸機、潘岳、張協

  西晉太康、元康時期,文壇上出現了更多的作家,有三張(張載、張協、張亢)、二陸(陸機、陸雲)、兩潘(潘岳、潘尼)、一左(左思)之稱。西晉初年,晉武帝在全國統一後,?了穩定統治,又採取了一些進步措施,因此出現了太康年間的小康局面。這更使得士族階級得意忘形,看不見任何社會矛盾。因此,這一時期以陸機、潘岳?代表的一些士族文人,大大地發展了形式主義的詩風。
  陸機(261—303),字士衡,吳郡(今江蘇松江縣附近)人。吳大司馬陸抗之子,吳亡入洛,成?太康文壇最著名的作家,他的文風對當時有深刻的影響。
  陸機詩內容貧乏,無非是士大夫的一般感慨,卻竭力追求詞藻和對偶,結果流於堆砌呆板,繁冗乏力,如《長歌行》:“寸陰無停晷,尺波豈徒旋?年往迅勁矢,時來亮急弦。遠期鮮克及,盈數固希全。容華夙夜零,體澤坐自捐”,不過是時光易逝、人生難久一點意思,卻敷衍成對偶的八句。陸機詩的另一特點,是機械地類比前人。比如樂府,曹氏父子是“用樂府題目自作詩”,他卻是因襲舊題,敷衍成篇,“踵前人步伐,不能流露性情”(黃子雲《野鴻詩的》)。如模仿曹操的《苦寒行》,遠不及原詩的形象生動。他的《擬古詩》十二首是模仿《古詩十九首》的,雖曾名重一時,卻也是意不出於原詩,只略?變換詞句而已。陸機詩的這些特點使他成?當時形式主義詩風的代表人物。
  陸機只有少數作品略?可取。如《赴洛道中作》:
  遠遊越山川,山川修且廣。振策陟崇丘,案轡遵平莽。夕息抱影寐,朝徂銜思往。頓轡倚嵩岩,側聽悲風響。清露墜素輝,明月一何朗。撫枕不能寐,振衣獨長想。
  不甚鋪排辭藻,而能比較形象地寫出詩人去國遠行途中的一些親身感受。此外,他的詩也還往往有些名句,如孫綽所說的:“陸文若排沙簡金,往往見寶”(《世說新語·文學》)。
  陸機的賦與文,雖然內容也不夠深厚,但較有自己的感觸和體會,成就比詩要高。如《歎逝賦》、《吊魏武帝文》,都寫得淒惋動人。此外,他的《演連珠》引喻貼切,文字工整,表現了他在運用駢儷文字上的熟練技巧。《文賦》則是精心結撰的論文名作,我們將在文學批評一章中?述。
  
  潘嶽(247?—300),字安仁,滎陽中牟(今河南開封附近)人。晉惠帝時,一些文人名士趨附權臣賈謐,有二十四友之目,“嶽?其首”。趙王倫執政時,?孫秀所害。
  潘岳與陸機齊名,也是當時形式主義詩風的代表人物。他的詩與陸機一樣缺乏深厚的內容,其藝術表現的特點之一是詞采華豔,所以孫綽說“潘文爛若披錦”;其次是鋪?過多,往往平緩繁冗而缺乏含蓄。不過他的詩間有真摯的感情,比陸詩要高一籌,特別是他的名作《悼亡詩》三首,其一雲:
  荏苒冬春謝,寒暑忽流易。之子歸窮泉,重壤永幽隔。私懷誰克從?淹留亦何益?澠免恭朝命,回心反初役。望廬思其人,入室想所曆。帷屏無仿佛,翰墨有餘?。流芳未及歇,遺挂猶在壁。悵兄如或存,周遑忡驚惕。如彼翰林鳥,雙棲一朝只;如彼遊川魚,比目中路析。春風緣隙來,晨留承簷滴。寢息何時忘,沈憂日盈積。庶幾有時衰,莊缶猶可擊。
  “帷屏”四句寫物在人亡之感,“春風”四句寫沈浸於悲哀之中不覺冬去春來的感受,都很動人。後人寫哀念亡妻的詩也都用“悼亡”?題,是受了他的影響。
  潘嶽又“善?哀誄之文”。他的《懷舊賦》、《寡婦賦》、《哀永逝文》等都以善敘哀情著稱。如《哀永逝文》說:“昔同塗兮今異世,憶舊歡兮增新悲。謂原隰兮無畔,謂川流兮無岸。望山兮寥廓,臨水兮浩汗。視天日兮蒼茫,面邑堣撚蓬瓷C匪外物兮或改,固歡哀兮情換。”寫喪失了親人之後,覺得周圍一切都變得空曠蕭條,表現哀情曲折而深入。
  
  張協(25 5?—310?),字景陽。他的詩藝術成就較高。在當時日趨雕琢繁縟的詩風堙A既能“文體省淨,少病累”,又能“巧構形似之言”,寫景狀物都很形象。《雜詩》十首是他的代表作。它們或寫閨中懷人之情,或寫遠宦思鄉之感,或傷懷才莫展,或歎世路多艱,或高歌固窮守志,或自助及時努力,內容較?廣泛,而情志的高遠,造語的清新警拔,都在潘、陸等人之上。如“秋夜涼風起”:
  秋夜涼風起,清氣蕩暄濁。蜻列吟階下,飛蛾拂明燭。君子從遠役,佳人守煢獨。離居幾何時,鑽遂忽改木。房櫳無行?,庭草萋以綠。青苔依空牆,蜘蛛網四屋。感物多所懷,沈憂結心曲。
  全詩情景結合,辭語清拔,很能表現“詞采蔥倩,音韻鏗鏘”(《詩品》)的特點。“房櫳無行?”四句,通過景物的描繪來表現思婦的深切懷思,這種手法對後來抒情詩人有?發。




上頁  目錄  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