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文學
(西元960——1279年)


《蘇軾的詩和詞》

第三節:蘇軾的詩和詞

    蘇軾經歷了從仁宗到徽宗的五朝,平生足為幾乎遍及當時中國的重要州郡,而且遠至西北地區、海南儋耳。象他的前輩梅堯臣一樣,他把寫詩當作日常的功課,一直堅持到老年。他多方面向前代詩人李白、杜甫、韓愈等學習,晚年更愛陶詩。比之散文和詞,蘇詩的題材更廣闊,風格也更多樣。

  蘇軾終身從政,重視文學的社會作用。在他的“論事以諷,庶幾有補于國”(見《東坡先生墓誌銘》)的創作思想指導之下,他曾寫出一些反映民間疾苦、譴責官吏貪鄙、關心國家命運的作品。在《荔枝歎》中,他飽含熱淚控訴了唐玄宗、楊貴妃的罪惡,並懷著“至今欲食林甫肉”的憤怒,抨擊了以人民血汗來“爭新買寵”的當朝權貴。在《許州西湖》中,他指責地方官不顧連年饑荒,還為春遊發動民工開湖,而對於一些比較關心人民疾苦的官吏,則熱烈讚揚。他贈王慶源詩:“青衫半作霜葉枯,遇民如兒吏如奴,吏民莫作官長看,我是識字耕田夫。妻啼兒號刺使怒,時有野人來挽須。拂衣自注‘下下考’,芋魁飯豆吾豈無。”出色地描繪了這個做了官還不失農民本色的人物。他在地方任官時,從儒家勤政愛民的思想出發,作了些對人民有利的事情。在《元修菜》、《秧馬歌》、《河複》等詩堛穛{他對人民生活和生產的關心。後來屢經貶謫,在艱苦的生活中不得不為衣食而躬耕,從而進一步縮短了他與人民的距離,在謫官海南時和少數民族也相處得較融洽。“農夫告我言:勿使苗葉昌,君欲富餅餌,要須縱牛羊。再拜謝苦言,得飽不敢忘”(《東坡》),“華夷兩尊合,醉笑一歡同”(《用過韻冬至與諸生飲酒》),“決舌倘可學,化為黎母民”(《和癸卯歲始春懷古田合》),正是在這些詞句堛穛{了詩人可貴的思想感情。然而蘇軾畢竟是生活在封建社會比較穩定時期的士大夫,他政治觀點媮晹酗騆保守的一面,因此不能更深刻地反映人民的痛苦,揭露統治階級的罪惡。他早期寫的部分政治諷刺詩多少反映了新法推行時的流弊,但也有很多誇大失實之處,在政治上起了不良的影響,包括向來為人傳誦的《山村五絕》、《吳中田婦歎》等詩在內。

  蘇軾在軍事上主張充實兵力,鞏固邊防,抵抗遼和西夏的侵擾,並認為以金帛賂虜是最下之策。他的少數詩篇如《和子由苦寒見寄》、《祭常山回小獵》、《陽關曲》等,表現詩人要求為國破敵的雄心。而在《獲鬼章二十韻》堙A又主張以寬厚的態度對待被俘的西羌首領,並戒邊將的倚勝驕矜,提出了“慎重關西將,奇功勿再要”的忠告,流露了他重視民族團結和關心國家命運的可貴思想。

  在蘇詩媦げq最多對後人影響也最大的是許多抒發個人情感和歌詠自然景物的詩篇。試看他的《遊金山寺》:

  我家江水初發源,宦遊直送江入海。聞道潮頭一丈高,天寒尚有沙痕在。中泠南畔石盤陀,古來出沒隨濤波;試登絕頂望鄉國,江南江北青山多。羈愁畏晚尋歸楫,山僧苦留看落日:微風萬頃靴紋細,斷霞半空魚尾赤。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鳥驚。悵然歸臥心莫識,非鬼非人竟何物?江山如此不歸山,江神見怪驚我頑。我謝江神豈得已,有田不歸如江水。

  這是蘇軾因反對新法出任杭州通判經過鎮江金山時寫的。詩人從天寒的沙痕想起江潮的澎湃,從長江的到海不回暗傷自己的宦遊不歸,給讀者一種深沈而豪邁的感覺。最後從江心炬火假託為江神的見怪,流露了他對宦遊的厭倦情緒。他的《有美堂暴雨》:“遊人腳底一聲雷,滿座頑雲撥不開。天外黑風吹海立,浙東飛雨過江來。”《和子由中秋見月》:“明月未出群山高,瑞光千丈生白毫。一杯未盡銀闕湧,亂雲脫壞如崩濤。”《大風留金山兩日》:“塔上一鈴獨自語,明日顛風當斷渡。朝來白浪打蒼崖,倒射軒窗作飛雨。”把尋常景物寫得那麼精警動人。他的《新城道中》:“東風知我欲山行,吹斷簷間積雨聲。”《安國寺尋春》:“臥聞百舌呼春風,起尋花柳村村同。”《送魯元翰少卿知衛州》:“桃花忽成蔭,蕎麥秀已繁。閉門春晝永,惟有黃蜂喧。”又把日常生活寫得那麼美好可愛。他在東坡開闢荒地時就想起在細雨中的秧針,稻葉上的露珠,秋收時的霜穗,象玉粒一樣的新米飯(《東坡》)。他在博羅西山看到山下的溪水時就想起怎樣利用水力來轉動碓磨,於是更想起水磨上象雪一樣散落的麵粉,想起蒸餅熟透時的裂紋與芳香(《遊博羅香積寺》)。這些詩表現了詩人聯想的敏捷,對生活的熱愛和樂觀,給讀者一種“觸處生春”的感覺。這首先由於作者生活在北宋中葉,勞動人民在暫時得到安定的環境中,創造了大量財富,社會上呈現繁榮的景象,使詩人在接觸到生活中的一切時總容易引起美好的憧憬。其次是在尖銳的新舊黨爭中,詩人認識到仕途風波的險惡,從而把他的生活理想寄託于江山風月和親朋師友之間,詩化了他在生活中所接觸到的一切。“臥看落月橫千丈,起喚清風得半帆。且並水鄉欹側過,人間何處不讒岩。”(《慈湖峽阻風》)正是他最好的自白。當然,這埵P時也流露了他在政治上逃避現實的消極態度和在生活上隨緣自呆、超然物外的佛老思想。

  蘇軾的詩有時能結合生活中所接觸的情景,表現他對事物的新穎見解,而不失詩的趣味,象下面兩首小詩。

  已外浮名更外身,區區雷電若為神。山頭只作嬰兒看,無限人間失箸人。

  ——《唐道人言天目山上俯視雷雨,每大雷電,但聞雲中如嬰兒聲,殊不聞雷震也》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題西林壁》

  離開放電的雲層越遠,聽到的雷聲就越低;從不同的方位可以看到山的不同面目,這本是尋常生活中的現象。詩人卻從此引伸出具有一定普遍意義的哲理:所謂“雷霆之威”對於一個不以個人的生命、浮名為重的人是不起作用的;局外人有時會比局中人更容易看到事物的真相。這就是前人認為表現了宋詩特徵的理趣。

  蘇詩堻﹞斃魚鉞論文藝的作品,如《王維吳道子畫》、《孫莘老求墨妙亭詩》、《讀孟郊詩》、《書王主簿所畫折枝》等,表現他以學問為詩、以議論為詩的特殊作風,同時標誌北宋時期社會文化所達到的新的高度。

  何處訪吳畫,普門與開元。開元有東塔,摩詰留手痕。吾觀畫品中,莫如二子尊。道子實雄放,浩如海波翻,當其下手風雨快,筆所未到氣已吞。亭亭雙林間,彩暈扶桑暾,中有至人談寂滅,悟者悲涕迷者手自捫。蠻君鬼伯千萬萬,相排競進頭如黿。摩詰本詩老,佩芷襲芳蓀,今觀此壁畫,亦若其詩清且敦。抵園弟子盡鶴骨,心如死灰不復溫。門前兩叢竹,雪節貫霜根;交柯亂葉動無數,一一皆可尋其源。吳生雖妙絕,猶以畫工論;摩詰得之於象外,有如仙翮謝籠樊。吾觀二子皆神俊,又於維也斂衽無間言。

  ——《王維吳道子畫》

  這首詩實際上是替唐代吳、王兩派畫法作了總結,同時表現了作者對藝術的可貴見解:既重視意象的雄放,又要求於象外得事物之妙。由於作家在我們面前再現了這兩幅風格截然不同的畫面,並針對這不同的畫境提出他的論點,這就依然使讀者感到詩意盎然。散文化、議論化的傾向曾使北宋許多詩人的作品流於淺率無味或生硬晦澀;到蘇軾手堣~以他豐富的生活內容、清新暢達的語言和深厚的文藝修養,基本上糾正了這種流弊。趙翼《甌北詩話》說:“以文為詩,自昌黎始,至東坡益大放闕詞,別開生面,成一代之大觀。……尤其不可及者,天生健筆一枝,爽如哀梨,快如並剪,有必達之隱,無難顯之情,此所以繼李杜後為一大家也,而其不如李杜處亦在此。”就蘇詩的藝術成就看,這概括是相當準確而全面的。

  蘇詩各體皆工,七言各體尤其擅長。比之唐人,他的七律顯得更為明快、動蕩。下列二詩可見他成就的一斑。

  人生到處知何似為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複計東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為路長人困蹇驢嘶。  ——《和子由澠池懷舊》

  參橫鬥轉欲三更,苦雨終風也解晴。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空余魯叟乘桴意,粗識軒轅奏樂聲。九死南荒吾不恨,茲遊奇絕冠平生。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他詩埵酗ㄓ硉L聊應酬的作品,表現封建文人的共同習氣。過分逞才使氣,對詩歌意境的含蓄注意不夠。這是他創作上貪多求快帶來的結果。

  蘇軾的詞有更大的藝術創造性,它進一步衝破了晚唐五代以來專寫男女戀情、離愁別緒的舊框子,擴大詞的題材,提高詞的意境,把詩文革新運動擴展到詞的領域堨h,舉凡懷古、感舊、記遊、說理等向來詩人所慣用的題材,他都可以用詞來表達,這就使詞擺脫了僅僅作為樂曲的歌詞而存在的狀態,成為可以獨立發展的新詩體。如〈江城子〉《密州出獵》,寫他在射獵中所激發的要為國殺敵立功的壯志。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崗。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為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又如〈浣溪沙〉《徐州石潭謝雨道上作》,寫出了一幅充滿浪漫氣氛的農村生活的圖景,都是他以前詞家的作品堜狺眹ㄙ滿C下面二首詞是向來認為最能表現他的風格的作品: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水調歌頭〉《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念奴嬌〉《赤壁懷古》

  在前首詞堙A作者幻想瓊樓玉宇的“高處不勝寒”,從而轉向現實,對人間生活寄與熱愛。後一首描寫了赤壁戰場的雄奇景色和周瑜、諸葛亮等英雄人物的形象,給人以壯麗的感覺。作者寫這些詞時正在政治上受到挫折,因而流露了沈重的苦悶和“人間如夢”的消極思想;然而依然掩蓋不住他熱愛生活的樂觀態度和要求為國家建功立業的豪邁心情。

  決定於詞的內容,蘇軾在語言上也一變花間詞人鏤金錯采的作風,多方面吸收陶潛、李白、杜甫、韓愈等人的詩句入詞,偶然也運用當時的口語,給人一種清新樸素的感覺。為了充分表達意境,有時還突破了音律上的束縛。

  蘇軾改變了晚唐五代詞家婉約的作風,成為後來豪放詞派的開創者。這首先決定于宋代文人政治地位的改變和詩文革新運動的影響。北宋一些著名文人在政治上都有比較遠大的抱負,他們不滿晚唐五代以來卑靡的文風,掀起了詩文革新運動,餘波所及,不能不在詞壇上起影響。在范仲淹、歐陽修的詞堣w有一些風格豪放的作品,王安石更明白反對依聲填詞的作法。蘇軾繼承他們的作風,加以恢宏變化,從而開創了詞壇上一個重要流派。其次,決定于蘇軾一生豐富的經歷,他在當時文壇上的領袖地位和他在詩文方面的傑出成就,使他不能滿足於前代詞人的成就,也反對曾經風靡一時的柳永詞風。相傳蘇軾官翰林學士時,曾問幕下士說:“我詞何如柳七?”幕下士答道:“柳郎中詞只合十八七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綽板,唱‘大江東去’。”(見俞文豹《吹劍錄》)詞在當時不是由關西大漢來唱的,這話顯然是對蘇軾的一種諷刺,然而它卻生動地說明了柳詞和蘇詞的不同風格。

  豪邁奔放的感情,坦率開朗的胸懷,是蘇詩蘇詞浪漫主義的基調。“春秋古史乃家法,詩筆離騷亦時用”(《過於海舶得邁寄書酒,作詩遠和之……》),“當日何人送臨賀,至今有廟祀潮州”(《過嶺二首》),文章事業上的自信,使他能以豪邁的態度對待在政治上所受到的挫折。“菊花開處乃重陽,涼天佳月即中秋”(《江月五首引》),隨緣自足的態度,又使他善於在日常生活中發現美好可愛之處,經常保持一種樂觀的開朗的襟懷。“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初到黃州》),“春畦雨過羅紈膩,夏隴風來餅餌香”(《南園》),詩人豐富的聯想常是向好處有成處生髮。“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飲湖上初晴後雨》),“有如兔走鷹隼落,駿馬下注千丈坡,斷弦離柱箭脫手,飛電過隙珠翻荷”(《百步洪二首》),詩人的比喻總是那麼貼切而生動。他的詞也善於運用比興手法,寄託個人的懷抱,如〈定風波〉《三月七日沙河道中遇雨》、〈卜運算元〉《黃州定慧院寓居作》等。所有這些,跟作家自由揮灑的寫作態度和變化不測的篇章結構結合在一起,形成了蘇詩蘇詞浪漫主義的藝術特徵。他的階級和時代的局限,使他未能深入人民生活的底層,揭示生活的本質,也給他的詩詞創作帶來了思想上和藝術上的局限。 

上頁  目錄  下頁